虚拟主播何去何从?初代虚拟主播“始皇帝”绊爱宣布“即将驾崩”

听到“嗨多磨”这句熟悉而亲切的招呼声,一眨眼时间,已经5年多时间过去了。她开创了一个时代,一个短暂而快节奏的时代。

她就是Vtuber的“始皇帝”,KIZUNA AI(绊爱)。自称“超级AI”,其实后面有“中之人”在扮演。

她在2021年的5周年纪念活动中宣布,绊爱会在2022年2月开始无限期停止运营。一个时代就这么过去了。

早在2016年,绊爱就诞生了,2016年年底她在油管上建立了频道,自称“人工智能”,然后开启了一段虚拟主播的传说。

刚开始,她生动的形象让很多不明真相的小白们看懵了,“这真的是AI吗?”后来虚拟主播这个东西大热,大家逐渐习惯了这个新鲜的事物,并且热衷于其中。但是早在2017年就关注各种虚拟主播的我,就嗅到了这个行业潜在的危机。

传奇的开始

2016年12月建立频道,仅花了1年的时间,绊爱就从零开始,变成拥有100万订阅的超级频道。她的出现也开始带起这个Vtuber行业的诞生。2017年年底,绊爱就开始和奸笑社合作,开发了属于她的周边粘土人,2018年进入了日本的电视节目,也彻底在日本打响了虚拟主播的名声;同年3月,绊爱就发售了自己第一本虚拟写真集,其实内容非常坑,我买了,很后悔……作为二次元画册来说,质量太低了……作为粉丝收藏来说,又缺乏新一,看起来就是非常非常普通的画册;同年同月,绊爱开始线下活动,招揽更多的粉丝。很多人只是“尝个鲜”的心态就被可爱绊爱圈粉了。

仅仅几个月过去,2018年,绊爱在下半年订阅量就超过200万,可谓是油管里长进最快的博主,并且极速拓展业务,参加了日本御宅文化的大本营NICONICO超会议,作为嘉宾登场;这一年也是Vtuber这个行业极速发展的一年,Vtuber“四天王”快速迭代…辉夜月等厉害的虚拟主播也快速崛起…绊爱的副频道的订阅都超过了100万,这一年可谓是绊爱发展最为迅速的一年;

2019年,官方入驻“小破站”,开始官方频道“AI CHANNEL”,其实是把之前的搬运组给公式化了。绊爱也开始发售第一张自己的专辑,显然,虚拟主播已经变成了和偶像类似的产物,开始追求多方面的发展。

好景不长,始皇帝“人格分裂”

因为看到了Vtuber行业在商业上有巨大的潜力,资本运营上如果出现歧义,自然会导向利益的一边从而容易产生割裂。2019年年中,绊爱还是“分裂”了,分出了4个不同人格的绊爱,并且运营公司的一波操作,引发了网友极大的质疑。这个事件当时闹得非常厉害,绊爱的频道掉粉也非常严重,而作为“始皇帝”的中之人春日望,也在推特上表达了心力交瘁的感情。而直到2020年,官方公布了绊爱的中之人春日望,并且开设了新的运管公司,把“始皇帝”和其他人格的爱分离开,我觉得此事件才算告一段落。但这个事件之后,可能就是绊爱走下坡路的开始。

虚拟主播的大红大紫和背后潜在的危机

在这5年间,我写过很多关于介绍不同虚拟主播的文章,也提到了,我根本不看好这个行业。

虚拟主播(Vtuber),说穿了就是套了一个二次元或者说虚拟形象皮的真人主播。和真人主播的区别是它面向的是亚文化的爱好者,而不是真人直播的那批网友。

其实最早,绊爱带来的虚拟主播的概念是很出色的。它有正规的“人设”,然后让中之人去扮演,最终是塑造了一个角色的。所以虚拟主播是需要吻合角色的性格,需要“中之人”的表演力的,春日望就是一个极佳的中之人,她无时不刻保证自己的声线都是“绊爱”的人格,毕竟她就是声优出生。并且绊爱在各种场合下的应对能力,都可以看出她是职业的,和那些个业余主播有着本质的区别。

但是Vtuber就如同转瞬即逝的烟花一般,迭代速度太快了。尤其是HOLOLIVE出现之后,感觉有种“全民Vtuber”的味道,这虽然大幅推进了Vtuber的普及速度,但其实也加速了它的灭亡。原因是本身需要认真去扮演的人设,之后真就变成一张皮了。那个时候我很喜欢看月之美兔的视频,但她早就跟她的人设没一分钱关系了,仅仅是贴了一个黑长直美少女皮真人主播。她的中之人是一个重度的亚文化爱好者,内容很接地气,但最终,虚拟主播逐渐偏向了她这种“发挥中之人的个性”而不是绊爱那种,结合了中之人的个性和人设两全的风格。这样做的好处就是降低了演出的门槛,中之人本色演出就行……人人都能演。

再往后,2020年的时代,已经是阿猫阿狗都可以贴一个虚拟形象做Vtuber了。Vtuber也失去了本来的意义。毫无人设可言了,只是不露镜的一个需求而已。

选材枯竭,限制了虚拟主播的发展

虚拟主播的内容终极是一个逃不过去的话题。刚开始绊爱的节目的确很有新鲜感,但很快,类似的节目多出,审美疲劳就诞生了。早在2017年,绊爱就自己吐槽“ネタ切れ”,后面还分裂出游戏频道,让她主频道的内容更是容易枯竭……本身高品质的内容和快速产出新的内容就是矛盾的,何同学超高素质的节目都是他咕咕了多少时间才换来的。但Vtuber这么一个非常快餐文化的东西,不大量产出内容会丢失关注热度,而大量产出内容,就意味着节目的质量必定的没有什么深度的,而图一乐的节目类型很多,知识分享类的博主可以有无穷无尽的题材,游戏类的博主可以不停直播打游戏,我这种动画博主可以从不同角度介绍一部动漫作品,但Vtuber,真的容易素材枯竭……因为他们实在太需要高产了……

现在活得还算滋润的兔田佩克拉,我看她近一年直播的所有节目,除了偶尔一些翻唱歌曲外,几乎全部是游戏直播,那么和游戏主播有什么区别?就算没公司运营,真人打扮的可爱一点滤镜浓重一些,开个游戏直播也会有人看……只是适应人群可能不太一样。

而HOLO还活得不错的几个超人气的Vtuber,基本都是这个情况,而像绊爱早期的那种有点意思的取材,早就不见踪影了。高度同质化的节目内容,大家看的确实只是中之人的个性,这和真人主播的风格,就非常相似了。尽管你还能听到兔田佩克拉魔性的笑声……毕竟她也是性格极为张扬,少数几个留下来活得比较滋润的Vtuber。像是辉夜月这种,早就停更1年以上了……

总结:

Vtuber虚拟主播的想法其实是不错,它确实在虚拟世界为接受亚文化的那群爱好者,提供了一个新的乐子。它不同于动漫角色只能按照固有的剧本台词的方向去发展,而是活着的,有中之人即兴去完成一个角色的塑造。本身我觉得这个概念确实是崭新的,有创意,有意思。但资本的运营最终还是让这个行业,变成了赚快钱的行业……流量为重,运营还非常鬼畜……最终这个行业自己把自己作死了。其实这个都是可以预见的,最少也是2017年我就写文章表明自己不看好这个行业,那个时候还是绊爱最热的时候,我也预定了绊爱的手办,但……

也仅此而已了。确实感谢她陪伴我度过的那些个夜晚,但仅此而已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
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